返回

熟女直播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293show.com
     熟女直播 (第1/3页)
    

他并不嗜睡,就算有喝醉酒的时候,也能够很快地清醒意识,何况他昨夜并没有喝醉。只是玉华嘴里的倔强并不能战胜她的纤弱的身体,糊涂着说了许多话。

玉华非对所处一无所知,她已偷偷找到过隐藏的东西,将里面的内容看得清楚,他在梦里不打自招。

  世安知道他二哥即将出门,于是早早起床帮着他收拾些东西,昨夜里炉膛上挂着的老母鸡汤还温热,她取进另外的铁餐盒用油纸包好。母亲已经许久没有吃到家里的东西,他觉得带着这家里的食物送去并能够让母亲觉得亲切些,外面的食物总比不得家里。她总是省吃俭用着,但没有吃过什么可口。

  玉华昨夜定没有睡好,卷着铺盖翻腾过不止一次,她那油缎的黑发此刻很乱,完全就像是被猫薅过的草地,他只得摇着侧身的她并呼喊着名字,这样才能使她完全地醒过来。

  惺忪的睡眼加上还未清醒的头脑,横过手臂向外滑动又搁在他的肩头,很显然醉酒的效应仍然存在,他只得轻放下,待会再来叫一次她。大姐约定的时间是晚上,他也不必太着急去赶车,因此转念一想,倒不如让她多睡一些时候,自己再去菜地里取些新鲜的捆起来塞到包里。

  他取走镰刀到那片青绿的菜地去了,卷心菜长势很好,个头大水头足,他选取了其中最合适大小的放到背篓中,又摘了许多的新鲜蒜薹用谷草扎成一束,放入袋中。

  浓密的白烟从黑瓦缝中的烟囱滚滚而出,那是世安又捡着湿柴火的结果。

  “二哥,你去市里看妈的时候代我问她好哦,我很乖的,不要讲我坏话……”世安还得留在家里看守院子。

  “好啦,你在家的时候不要太闹,磕绊着弄伤了可不好……”

  “世安,姐姐还没给你新年礼物呢,你给姐姐说说,这次想要什么……”玉华附耳于世安,细听着悄悄话。

  很快,他俩就到了乡里的停车处,年里走动的人多是村舍间,前来搭车的不多,因而车内空气良好。

  他并没有在县里停留多少,只是路过他的租房给玉华指明位置就快速的走过,虽然时间还早,但他此刻已按耐不住。他隐约着有一种担忧,他害怕又再一次像去高洞村时那样的遭遇,他想见到顾芳,他已不能再等。

  县汽车站里的售票亭挤得满当,他将行李丢给玉华,火燎似地投入那黑压压的人群中。命运的眷顾让他打败了代买之人。水灵姐没有值班,这倒让他有些怅然。

  “玉华,我买到票了,快上车占座!”他从人群里高举着票吼道。

  玉华立刻展开行动,将不多的行李放到车座上,静待着他的到来。

  汗气蒸腾,他此刻体力似乎消耗一空,你不能够小看春节期间车站的拥挤程度,特别是逆流着挣脱时候的困难。隐藏在其中的有着别样心思的人很多,他也顾不得,只因兜里的钱有限,即使被人摸去也无太多损失,他那张大面额的钱正压在脚底板下,安全的很。

  “玉华,这哪里是买票,简直就是抢,要不是我跟这里的售票员很熟,估计还得花不少时间…”他用衣袖擦汗,长嘘了口气。

  “阿宁哥,你辛苦了,来,我给你揉揉肩吧,看你这么累,我心里过意不去…”玉华很是体贴,他也不能拒绝她的好意。

晕车是他自小的毛病,玉华自愿当起了靠枕。

  

“阿宁哥,你不舒服先睡下,到站了我喊你。”玉华温柔的看着他。

  “嗯…”他此刻到无气力,只得鼻音应和。

  班车缓慢地驶到尽头,装饰的鲜花与红色灯笼尽显着春节的气氛。清冷的空气让他胸中积郁一舒,从废弃的牢笼中挣脱出来的此刻,他突然有些新的体会,人不能总是呆在一个地方,若呆的久反倒对身体有害,甚至于精神也是有损害的。

  三叔并没有来接他,只因他已熟知去往医院的道路,他打算先去三叔家里,将所携的东西放好。

  经过几条并不热闹的老街,绕过七弯八拐狭窄的小巷,他便带着玉华走到了隐藏在市井深处的小园,这是三叔朋友的房屋,因其交情半价租给他的。三叔多年来的积蓄并没有让他们在市里有着安身立命之处,只因房价涨得年比年高,他没有门路,也不能以足够的条件贷款,他曾跟一宁谈过想法,说实在不行的时候便索性回归乡下重新过起淳朴的生活,但一宁知道,三叔倔的很,他总想打拼给靖筠创造出好的条件。

  他知道三叔对靖筠的爱,也想帮助这位刚直的叔叔,但他现在确无改天之力,只得在精神上与他统一战线,三婶也是明达之人,也不会诉苦的,只是她眼底的哀伤不假,谁又想一直过着受邻里风言的生活呢,她到底也是个俗人。

  越过石阶,跨过木槛,走入庭院,他领着玉华到了三叔的家。庭中并无千枝百树,只有几朵白梅插在小坛中,并排靠着,还有许多不见头的花坛。半扇的垂屏石径通直看去,有四条石凳围着方形石桌,桌上裂开的是平整的楚河汉界,这是专用于饮茶下棋的所在,这当然被荫庇与小亭之内,亭外是极浅的池塘,此刻并无游鱼嬉戏,黄绿的水色看起来倒也可爱,平静无波。藤蔓覆盖着整个走廊,想来春夏之时定是歇凉的佳处。廊的尽头是一处四间平房,倚靠在幽凉的山阴,大略是齐整得方正,只是砖瓦旧了些,有着风雨侵蚀的痕迹。

  “三婶!你在家没,我来啦!”他开始向屋内喊到,半饷之后仍没有回应,于是回到亭内等候。

  赶车的疲累症状开始显现,玉华竟伏在桌上睡着,他自不能让玉华冰冷,于是将手作枕,用来回报她在车上的恩情。手臂的僵涩他顾不得,也不能挪移开眼光,看着熟睡着的玉华,心里暗自思量。

  舒勇叔叔已经将话说尽,更是借着父亲的笔写来的,将玉华带去见母亲他本应高兴的,可心底莫名。难道树人先生曾有的情形将在他身上发生?他又将怎样面对这些好意的人呢,他太过苦恼,可又不得不按捺自己的叛逆,压抑着让事情自然进行罢。

  玉华醒得很快,不过十分钟,却足以让他的手臂承受些许痛苦,他自不能隐藏起身体的反应,玉华便心疼起他来。

  “阿宁哥,你可真傻,谁让你这么做的呀…”玉华虽嗔怒,但那暗喜的神色还是被他发觉。

  正当他纠结于神色,将对玉华解释一番的时候,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“阿宁,你什么时候到的,怎么不进屋歇歇。”三婶抱着靖筠站在石阶上说道。

  “这不是没找到钥匙嘛,三婶,你回来了,那我可要赖顿饭哦。”他连忙说道。

  “三婶,你过来看看这是谁呀,认得出来不?”他将玉华隆重推出。

  三婶打量着她的身姿面容诧异道,“这看起来很熟啊,但我认不出来,不会是你女朋友吧,阿宁,长本事了哟!”三婶半着开玩笑。

  “兰姨说笑了,我可不是阿宁哥的女朋友,我是玉华,舒勇的女儿!”她红着的脸几乎要沁出汗来。

  “我说呢,原来是勇哥的女儿,怪不得这般眼熟,只是多年不见,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好看了…”三婶似打开了话匣,比平时都热情了三分,将因贪玩而昏睡的靖筠卷好铺盖后,就风风火火地奔向了厨房去。

  “阿宁哥,我想问,兰姨这几年过的如何,你可别多心,我只是自己想知道…”她乌溜溜的眼珠转着,有些狡黠的意味。

  “我三婶她和她父亲闹了矛盾,我也不知该叫他什么,姑且称他为公公吧。他当年并不看好这段婚姻,在婚礼上也没出席过,只知道当年闹出的动静很大,丝毫不亚于梁山伯与祝英台,简单来说就是门当户对的问题。这么多年三婶也没回过娘家,只是那边的人偶尔接靖筠回去看外公……”

  “哦,原来正业叔叔这般厉害,让兰姨死心塌地呀,在当年可算得上是风流人物了,我还以为这些事情只是书里杜撰的,没想到在身边也有啊…”

  他又不由自主跟玉华谈了很多关于三叔的故事,但他总不会触及当年那段灰色的天空,于是像突然浇了盆冷水,即可缄默下来。

  见他沉默,玉华只得主动相问,“阿宁哥,你说正业叔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他岳父的承认啊,买房这件事还挺难的!”

  “是啊,很难,但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!”

  “妈妈…妈妈…我痛,我掉床底下啦,呜呜~呜…”耳边传来靖筠的哭声,他即刻跑进卧房将靖筠抱在怀里,着急地问着,“靖筠,哪里痛啊,告诉哥哥,哥哥给你擦药水,一会儿就不疼了,啊…”

  靖筠咕噜着鼻涕和眼泪,仰头望见他,立即止住哭泣,突然又埋头向他胳肢窝处说,“哥哥,我不痛了,你别看我,我不是鼻涕虫,也不是爱哭鬼,你看不见我,看不见我…”

  他倒没想到靖筠有着这样的表现,只是顺意,将她抱着走到庭前,轻轻抚弄着她稀疏的黄发。

  “阿宁哥,靖筠没什么事吧?”

  “哪有什么事,只不过想要人抱抱撒娇而已。”

  “才不是呢,靖筠是乖宝贝,没有撒娇啦!”

   两个人相视一笑,不再言语。

  他眼看着这庭中冬未消,春未来的景致,不禁想到偶看过的《临江仙·梅》

  三婶的清瘦憔悴,大抵也有其中的原因罢,可还好,她有着三叔与靖筠,倒不至于成病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293show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